AR上帝之眼?鸡肋?

  2018年世界杯已接近尾声,由于有VAR(视频助理裁判)等技术的引入,本届赛事堪称史上最具科技感的一届世界杯。在经过了这么多场比赛之后,人们发现“成也VAR,败也VAR”。这项国际足联力推的“高科技”,收获了不少掌声也招来了许多争议。VAR让人们进一步认识到,即便是科技早已无孔不入的今天,在足球这项充满不确定性与人为因素的运动里,科技依然无法解决所有问题。

  VAR究竟是“鸡肋”还是“上帝之眼”?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日前出具的一份报告足以说明问题。从本届世界杯第三个比赛日开始,几乎每个比赛日都能见到VAR对于比赛的辅助。48场小组赛,VAR介入了其中的20场,完成了26次辅助判罚。其中,16次是裁判通过场边的屏幕做出判罚,10次是通过视频助理裁判的提示而直接做出判定。伊朗对阵葡萄牙的小组赛,裁判先后三次跑到场边观看视频回放,这是VAR介入次数最多的一场比赛。在点球判罚环节,48场小组赛共出现了23个点球,数量比以往任何一届世界杯都多。其中,因VAR改判而出现的点球多达8个,被取消的则有4个,裁判回看录像后维持原判的有5次。

  进入淘汰赛阶段,裁判使用VAR的情况有所减少。截止到1/4决赛结束,12场淘汰赛中有4场、5次通过VAR辅助判罚。其中,1次是裁判通过场边的屏幕做出判罚,4次是通过耳机与视频裁判组沟通后得出结论。此外,还有一些值得一提的有趣统计:巴拉圭裁判卡塞雷斯是借助VAR判罚最多的裁判,他在两场比赛的执法中使用了4次;伊葡一役第90分钟,塞德里克在禁区内手球,裁判从吹停比赛、观看录像到做出点球判罚一共用时159秒,这是裁判“求助”VAR过程耗时最多的一次;截至1/4决赛结束,裁判在下半场借助VAR判罚的频率接近于上半场的三倍,VAR在加时赛阶段仅出现过1次。

  本届世界杯启用VAR之初,外界争议的焦点是裁判暂停比赛、观看视频回放,这会让比赛变得支离破碎,补时时间增加。实际上,VAR介入的比赛在补时时长方面并没有最初预料的那样长。截至1/4决赛结束,本届世界杯裁判平均每次借助VAR判罚用时为1分15秒,借助VAR做出的判罚中误判比例为1.1%,没有借助VAR时误判比例则为7%。就像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所言,“既然我们多花1分钟就能更正错误,那我们做的决定一定是正确的。”统计显示,裁判使用VAR辅助的比赛下半场平均补时5分9秒,而60场比赛的下半场平均补时时长为4分58秒,二者差别并不显著。两场VAR介入补时最长的比赛分别是巴西对阵哥斯达黎加(补时至98分钟)、韩国对阵德国(补时至99分钟),但超长补时主要是因为巴西和韩国都在补时阶段打进两个球。

  VAR并不会对所有的判罚都提供意见,本届世界杯上,只有四种情况允许裁判借助VAR进行判罚,分别是进球(进攻球员犯规、越位)、点球判罚、直接红牌和处罚对象错误。截至1/4决赛结束,VAR介入点球判罚占比72%,关于进球判定占比17%,关于直接红牌占比11%,而关于处罚对象错误的判罚辅助一次都没有出现。由此可见,在比赛中向来争议最多的点球判罚,本届世界杯上裁判求助的次数也是最多的。法国对阵澳大利亚,格列兹曼在禁区内被铲倒,裁判库尼亚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,经VAR提醒后改判点球,这是VAR首次在世界杯的舞台上发挥作用。除法国之外,秘鲁、瑞典、埃及、冰岛、澳大利亚、伊朗和葡萄牙等队也是受益者。巴西对阵哥斯达黎加,内马尔倒在对方禁区,裁判在第一时间判罚点球却在观看VAR后改判为门球。之后,VAR还在瑞典与瑞士的比赛中“没收”了前者的点球。

  本届世界杯迄今关于进球是否有效的判罚,几乎每次都起到决定性作用。西班牙两次遇到这种情况,VAR先是提示伊朗的进球越位在先,又将西班牙被判为越位的进球“救”了回来。如果没有VAR,西班牙恐怕连16强都进不了。韩国与德国的比赛更是凸显了VAR的功力,裁判认为韩国的两粒进球均有越位嫌疑,结果全部被VAR证实为有效进球。关于直接红牌的判罚,裁判一共“求助”于VAR三次,结果全都只出示了黄牌。

  总体来说,裁判通过VAR对进球或点球进行改判(不包括裁判第一时间判断正确,之后通过VAR核实的进球或点球),一共让13支球队在本届世界杯中获利,西班牙、瑞士各获利两次。不过,虽然VAR会在裁判做出判罚的过程中提供意见,但是否借助VAR以及看完回放后如何判罚,决定权仍掌握在裁判手中。截至半决赛前,本届世界杯一共存在三次误判,而且全部都是在没有VAR介入的情况下发生的。瑞士对阵塞尔维亚,裁判拒绝看回放录像,导致塞尔维亚错失点球机会。此外,瑞典的贝里、英格兰的凯恩也遇到过倒在对方禁区内,而裁判无视VAR提示的情况。抛开执法技术不谈,我们发现,国际足联在对VAR的使用上仍然存在不少有待明确的原则性问题——比赛中究竟如何正确使用VAR;裁判在决定是否听取VAR建议时,自由裁量权究竟有多大;VAR的介入是否真正让比赛变得更加公平?

  33个摄影机位,其中8个是超慢动作机位,4个是极慢动作机位,2个专门用于判断越位的机位——有了这些画面,球员在场上的几乎每个动作细节都会被反复、慢速、多角度地呈现在裁判以及观众面前。VAR就像一只“上帝之眼”,目的是避免“上帝之手”这样的误判再次发生。VAR的支持者们坚持认为,VAR给足球比赛带来了公平、公正、有序,少了这个前提,比赛根本没有精彩可言。不过,从本届世界杯的比赛以及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出具的报告来看,VAR可以减少误判却不可能杜绝误判。更重要的是,在引入VAR技术并且有球队已经因此而得到公正裁决的情况下,那些依然遭到误判的球队势必更加难受。本届世界杯,我们时常能看到一些球员一边在场内追着裁判,一边用手比划出像电视机一样的长方形。在与西班牙的比赛后,摩洛哥球员阿姆拉巴特痛骂“VAR是屎”,在他看来,裁判不该选择性地使用VAR。巴西与瑞士、巴西与比利时的比赛后,中国的体育名嘴黄健翔、董路均对VAR的公正性表示严重怀疑。董路指出,国际足联对VAR的使用限定是“改变比赛走势的明显错漏判”,这本身就是一条非常模糊的指令。

  事实上,有关VAR的争议早在本届世界杯开赛前就已经广泛存在。2016年3月,国际足联决定用两年时间实验VAR技术,并决定是否在全球范围内推广。在这两年里,包括德甲、意甲在内的众多欧洲主流联赛以及中超比赛都普及了VAR。罗马俱乐部主帅迪弗朗西斯科表示,“VAR是用来维护球队利益的,但它需要对每个人保持相同的标准。在我来看,争议确实变少了,但裁判仍在继续犯错。”尤文图斯主帅阿莱格里也抱怨过VAR,“如果裁判不改变他们的使用方式,比赛有可能延长三到四个小时。”汉堡俱乐部主席在球队降级后抨击VAR,“那些坐在科隆(VAR工作室)的究竟是些什么人?”一些行家在点评时指出,VAR过于喧宾夺主,它对执法裁判的伤害大于帮助。英超水晶宫俱乐部主席帕里什认为,“我宁愿就比赛保持现在这个样子或者再引进一名裁判,也不希望用客观且无情的高科技取代人类执法。”

  法甲、西甲已经宣布将在下赛季引入VAR技术,欧冠、英超这两个足球世界中的“大IP”至今都对VAR持抵制态度。而在国内,中超联赛从2018赛季开始全面引入VAR。赛季首轮比赛,VAR便意外“抢镜”。天津泰达与河北华夏的比赛中,裁判马宁原本对自己的判罚非常坚定,但由于VAR的存在和球员现场施加压力,他只好向VAR“求助”。马宁在场边反反复复地观看视频回放,比赛因此中断了将近4分钟。首轮苏宁与贵州的比赛中,斯蒂夫倒在对方禁区内而裁判未予理会。没想到,苏宁已经发动进攻并获得角球时,裁判却突然吹停了比赛,要求VAR核实刚才斯蒂夫的倒地是否应该获得点球。

  半个赛季过去了,中超裁判在对VAR的使用方面,仍有许多步骤需要细化和规范。一位常年活跃在中国职业联赛赛场的国家级裁判在与记者的对话中,多次强调这一现实问题。“在使用VAR的尺度上,裁判一定不能失去自身判罚的标准和自信,否则在场上就相当于被‘软禁’。”华夏幸福对阵贵州恒丰,比赛中一共出现了5粒进球,其中有3个进球需要借助了VAR。以至于球员进球后不敢立刻庆祝,而是就地等着裁判看VAR视频。这位裁判进一步解释,“现在我们经常在中超赛场看到这种现象,裁判做出判罚后,一帮球员立刻围上去跟裁判要求看录像。其实,那些犯规根本不符合看录像的条件,即使符合条件,球员也不应该对裁判不依不饶。”他依据中超裁判的执法守则指出,一般情况下,任何做出手势要求“视频回放”的运动员(含替补队员),裁判都可以出示黄牌警告。如果是球队官员有类似情况,裁判也可以对他警告或者将他罚出场外,“在力帆与申花的比赛中,力帆球员吴庆就曾因为提醒裁判看录像而被出示黄牌,两黄变一红被罚下了。”

  本届世界杯即将落幕,而VAR的“表演”才刚刚开始。一位在中超踢球的球员对记者说:“因VAR获益的球队,依然会认为它无比公正;因VAR输球的球队,仍然会觉得它非常失败;球迷和观众会觉得它扰乱了比赛节奏,也让足球失去了那份不可预料的魅力。实际上,我们嘴上讨论这项技术好不好,心里想的是怎样让比赛更公平、更有观赏性。”

  VAR的大屏幕是方的,足球却始终是圆的。我们对VAR的争议,源于足球运动的复杂性。VAR并不完美,但它值得被坚持下去并不断地被改良。青岛晚报/掌上青岛/青网记者臧婷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